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下柬埔寨贸易地位演变

发布时间:2020-11-26

关键字: 中国—东盟;贸易网络;柬埔寨;中心度

【摘要】本文以中国与东盟十国为研究对象,选取11个国家2003~2019年出口贸易数据研究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演变规律及柬埔寨在其中的贸易地位演变。研究结果表明泰国、越南、新加坡、中国、马来西亚为贸易网络中核心国家;柬埔寨、老挝、文莱、缅甸为贸易网络中边缘型国家;印尼、菲律宾为贸易网络中较有影响力国家。柬埔寨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贸易流输出较贸易流吸引具有更强的集聚能力,但没有为其他国家充当中介作用,在网络中处于边缘地位。但柬埔寨重要贸易伙伴圈由新、越扩大至新、越、泰再扩大至新、越、泰、中、马,在中南半岛次区域贸易网络中的地位在上升。未来柬埔寨应加强与网络核心国家泰国、越南、新加坡、中国等国贸易联系,与东盟海洋国家如印尼、菲律宾等国提升贸易紧密程度,以增强其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的地位。


一、引言


2020年1~8月中国与东盟彼此成为最大贸易伙伴。中国与东盟贸易伴随着中国—东盟自贸区的成立经历了较快的发展。2002年11月,中国与东盟签署《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》,2004年11月,中国与东盟签署《货物贸易协议》,2007年1月,签署《服务贸易协议》,2009年8月签署《中国—东盟自由贸易区投资协议》,2010年中国—东盟自贸区正式建立,2015年11月签署中国—东盟自贸区升级《议定书》并于2019年10月生效。中国—东盟自贸区的成立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与东盟国家的贸易,2003年中国与东盟贸易额为644.90亿美元,2019年为5078.55亿美元,17年间翻了近8倍,占世界贸易的比例由0.42%提升至1.32%。


而同期柬埔寨与中国的贸易也从2.31亿美元增长至85.43亿美元,翻了近40倍,中柬两国贸易占中国—东盟贸易比例由0.36%上升至1.68%。中柬贸易的增长显著快于中国与东盟贸易的增长,但柬埔寨作为东盟一员,其在中国—东盟整体贸易网络中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,随着时间的演变其地位又如何演变,值得深入研究。


以中国与东盟十国为研究对象,选取11个国家2003~2019年出口贸易数据研究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演变规律。研究结果表明从2003~2019年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度数中心度由9.27波动性上升至11.64,泰国(17.29)、新加坡(14.76)、越南(14.47)、中国(14.06)中心度较高,为重要的贸易流节点国家,老挝(3.53)、文莱(4.71)、柬埔寨(5.06)、缅甸(5.29)中心度较低,为影响力较弱的贸易流节点国家。柬埔寨、老挝、文莱、缅甸是贸易流输出型国家,为贸易网络中边缘型国家;马来西亚、中国、印尼、新加坡是贸易流吸引型国家,为贸易网络中核心国家。越南、泰国、菲律宾是贸易流转换型国家,为贸易网络中较有影响力国家。


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间中心度由2003年的3.18经过波动下降与上升后于2019年达到3.27,新加坡、泰国、越南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充当重要的中介角色,中国、印尼、马来西亚在次区域中充当中介中心角色,文莱、柬埔寨、老挝、缅甸、菲律宾几乎没有在贸易网络中充当中介角色。


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密度由2003年的0.46上升至2019年的0.58,选取2003、2008、2013、2019四个代表年份研究中国—东盟贸易流网络演化发现,2008年较2003年新增泰国→柬埔寨,文莱→菲律宾连接,2013年较2008年新增柬埔寨→中国,柬埔寨→马来西亚,文莱→泰国等连接,2019年较2013年新增文莱→菲律宾,缅甸→越南,泰国→缅甸等连接,说明非核心国家在贸易网络中的贸易流联系在逐步加强。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心势由2003年的0.12上升至2019年的0.26,表明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在中介中心性不均衡方面在不断增强,即贸易网络中贸易流的转移主要由几个重要中转国家如泰国、新加坡、越南、中国等主导。


从柬埔寨来看,柬埔寨出度由2003年的2波动上升至2019年的4,入度由2003年的1波动上升至2019年的2,柬埔寨的节点出度在大部分时间均大于节点入度,表明柬埔寨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贸易流输出较贸易流吸引具有更强的集聚能力。2003~2019年柬埔寨在贸易网络的中间中心度一直为0,表明柬埔寨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没有为其他国家充当中介作用,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处于边缘地位。因此,未来柬埔寨应加强贸易吸引能力,与贸易网络核心国家泰国、越南、新加坡、中国等国加强贸易联系,以增强其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的地位。


从贸易网络时空演变视角来看,柬埔寨重要贸易伙伴圈在不断扩大,由2003年的新、越扩大至2008年的新、越、泰再扩大至2013年与2019年的新、越、泰、中、马,表明柬埔寨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的重要性在逐渐提升,在中南半岛次区域贸易网络中的地位也在上升。未来柬埔寨可加强与东盟海洋国家如印尼、菲律宾等国的贸易联系,进一步提升在中国—东盟贸易网络中的地位。


参考文献


[1] 牛华,兰森,马艳昕.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服务贸易网络结构动态演化及影响机制[J].国际商务(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报),2020(05):78-93.

[2] 唐晓彬,崔茂生.“一带一路”货物贸易网络结构动态变化及其影响机制[J].财经研究,2020,46(07):138-153.

[3] 赵景瑞,孙慧.中国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贸易关系演进研究[J].国际经贸探索,2019,35(11):36-48.

[4] 陈艺文,李二玲.“一带一路”国家粮食贸易网络空间格局及其演化机制[J].地理科学进展,2019,38(10):1643-1654.

[5] 姚梦汝,陈焱明,周桢津,傅腾宇,李满春.中国—东盟旅游流网络结构特征与重心轨迹演变[J].经济地理,2018,38(07):181-189.


文章来源 “中国—东盟区域发展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、中国—东盟信息港大数据研究院”

浏览次数:84次浏览

优投平台部分资讯内容来自网络,转载已注明出处,如有勘误请您随时与我们联系YTservice@jiangtai.com,侵权立删。